如果有另一種可能,我們需要…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觀後感

編注:友好為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放映影片《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 II》,特別寫的影評。歡迎大家來參與觀映。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 II 放映詳情:

20/10(二)7:30pm 中文大學
05/11(四)7:30pm 香港故事館

關於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文:陶土

如果有選擇的可能,大概沒有人喜歡加班(可能到深夜),為份牛工失去健康(甚至性命),沒有時間與兒女友人相處,還要住豆腐大小的單位,租金佔去人工近半(或者供款延綿十年廿載)。我們都希望日子過得比較人樣。但是,選擇的可能可以從何說起呢?

十月某晚在中大文化廣場看了一部來自加泰隆尼亞的紀錄片,有關當地面對歐洲及全球經濟危機,遍地開花的另類生活實踐。所謂「另類」,其實只是跟我們在香港習慣的生活不同,從生產到交易,從育兒至成人教育,甚至貨幣和金融,他們都另闢蹊徑,開創可行的另一種模樣。譬如,他們有農夫意識到農藥對環境造成長遠傷害,棄用農藥,用生態友善的方式耕種。然後,有從事物流的人觀察到農夫花費太多時間處理農作物的運輸,決定協助有機農戶運送作物。然後,他們有大大小小的合作社,有的銷售有機作物,有的開辦所有成員平等參與的劇團,有的出售點子協助其他團體建立良好的溝通,有的胼手胝足合作育兒,有的集資成立強調社會責任和成員參與的融資借貸機構。一個有活力的社區的基本組成差不多都有,雖然似乎未見有第二生產,但已足夠令我嘆為觀止,欽羨非常。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1),不算是一部「好看」的紀錄片。個人品味而言比較喜歡那種刻劃常民的感性,用極大耐性與社區建立對話的影片;但是《可行的另一種生活》的可貴之處在於,它是一項未完成的研究計劃。研究團隊穿梭加泰隆尼亞十四個地方,做了七十個訪問,為要:

拋磚引玉,製造思辯,也為要令我們自家和全球各地一個看不見的現象,變成看得見。影片引發的回應、答案和討論令我們可以繼續探索。

因此《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是一個研究工具。不是一部已完成的、綜論式的和封閉的作品,而是一部尚在進行的作品。我們希望對所有人開放這部紀錄,無論大學裏外;因此把影片註冊為共享創意。(2)

影片按照社區的不同組成部份,把訪問分類為「另一種」生產、交易、金融、教育、通訊、藝術。全都是受訪者親述,簡單介紹她/他們正在做的事情,配以少量生活片段和硬照,還有簡單的旁白。一點也不精緻,但換個角度看,既然是一項未完成的計劃,是討論的原材料,簡單的結構其實有助觀者系統地構想社區會有的組成部份,再思考不同環節之間可以如何互相支持?現在回想,映後討論應該是影片更加重要的部份。遠在加泰隆尼亞的人們作了這樣和那樣的嘗試,他們是怎樣做到的呢?他們為了甚麼甘冒大險求變?我們呢?

若說最感動的,其實不是加地近乎全面的公社實踐,而是受訪者坦率的眼神。她/他說:我想是為了內心長久已有的想法,拒絕接受我的人生非得為着市場出售的東西打轉/為了不失去人類基本的東西/假如我想自己動手造自己的房子呢/為讓人們學會如何互相尊重。我看到,她/他們的實踐除了為改變自己的生活,更是出於對「人」的信念,她/他們正在奪回定義「人」的力量。加泰隆尼亞的人們互相支援,成立各式各樣的合作社,環環相扣。家庭可以奪回陪伴兒女成長的時間,農夫可以奪回留在田間耕作的時間,整天愛幻想的女子可以有時間構想新點子,愛好人偶劇的女子可以從日出到日落創作社區劇。這些東西都沒有市場價值,卻在當大家願意為他人付出時間和尊重後,回到有價值的位置。

香港近年越來越多人主張開挖另一種生活的實踐。青年歸田推動有機耕種,有人擺墟推廣有機和良心產品,有人開設二手物交換的網站或者擺檔,也有重視人味、自由定價的食店。把香港的情況對照加泰隆尼亞,我暫時想不到很多;可以看見近年的實踐亦不乏人文面向,強調人與土地的連結,保育本地社區文化,追求慢活細味。也有團體致力在基層社區實行永續理念,嘗試活用社區裏豐富的資源,成立互相小組或者合作社。但是,另一邊廂,學校教育不鼓勵人們自學,也不鼓勵人們與隔里鄰舍合作自助。我在老舊社區觀察到,上一輩的人不少憑着好奇心和強橫的生命力,身上總有一兩面板斧,懂得修理家電、木工、車衣,甚至砌磚造房。他們也很會找對的人幫忙,修屋去找會泥水的阿哥,車衣便要找街市開檔改衫的阿姨。一條街或一條村,湊湊埋埋,你幫我一點我助你一些,其實真的減省不少不必要的生活成本。我們這一輩的,面對着日漸收窄的生活選擇,如果真想要拓闊未來,到底要掙脫甚麼、爭取甚麼,才能奪回生活乃至人生的自主權?

註(1):片名《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可能會誤導大家以為有第一部,其實沒有。但歷史從來如洪流,加泰隆尼亞今日的實踐也有其社會脈絡。對上一部《Homage to Catalonia》是George Orwell的一部自傳式記述,有關他在西班牙內戰期間的經歷。加泰隆尼亞有深厚的安那其(anarchy)歷史,着重在基層工人之間建立通過教育和共同生活,建立自主的精神。

註(2):筆者譯。原文:We threw this project ahead generating debates and making an invisible phenomenon visible that grows at home ours and all over the world. The reactions, the answers and the discussions generated from viewed theirs allow us to continue investigating. Therefore “Homage to Catalonia II" is a tool of research. Not finished, conclusive and closed work, but a work in progression. We want this documental to be open to everybody, in and out of the university area, because of that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has. 影片的網頁見http://www.homenatgeacatalunyaii.org/en

廣告

社運電影節影片推介:[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隆尼亞致意II]

文:怡

偷偷先看了社運電影節的[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隆尼亞致意II],誠意向大家推介:

一班人要成功壓搾另一班人,那首先,要讓另一班人(至少受壓搾者中的絕大部份人)心甘情願地接受壓搾的合理性,認同壓搾者定出來的遊戲規則。這些規則,通常都包括如下幾個關鍵詞的定義:

什麼是成功/有意義的人?

什麼是幸福?

什麼人才是[自己人]?

個體對群體的權利與義務:個體的自主在什麼情況下才應該受到其他原則所規範?

什麼才算是(值錢的)知識?什麼人可以擁有知識?

只要壓搾者們可以成功為社會整體定義出這些遊戲規則,那麼即使有普選,被壓搾者也很可能心甘情願大比數地選出壓搾自己的人,去統治自己。

那麼,試想像,如果大量被壓搾者都發現遊戲規則是不合理的,並發展出多元的、多姿多采的生活方式和幸福的定義,脫離對壓搾者邏輯的依賴,那又會如何?

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地區,就有好多好多街坊,走埋一齊,高叫「另一種生活是可能的」!

他們發展出20-30人一組的消費者合作社、另一些社區貨幣、另一些處理金融的方法、另一些租屋和交租的方法、另一些上學和教育的方法、另一些對知識、互聯網、軟件開發的態度、另一些組織「家庭」的方式、另一些……

講到底,其實所有另一些的可能性,都只是想讓人可以過上人的生活,不用淪為為兩餐就咩都無的人。

只是,微小的力量要靠集結,當他們全部一起不再用主流商業社會那一套來生活

比如說,唔洗等啲老闆在手指罅到跌份工俾你做,都唔會餓死自己同屋企,咁咪自主性大好多囉;

比如說,唔洗等政府改變土地和房屋政策,已經可以通過不同的交換方式租到穩定的屋住,咁咪唔洗做樓奴囉;

比如說,唔洗等政府改善福利制度,已經可以唔洗靠錢而靠交換勞動力來生活,咁咪唔洗受啲政府官員白眼囉……

咁唔洗俾份工同層樓壓搾,大家都無咁燥啦,又多啲時間認識、關心下周圍的事物,咁要監察政府和政客做野,都有時間呀嘛!

查實,香港都有人嘗試開始做,不過就真係唔夠人去發揮到個力量,也因為太少人會有呢個對社會的想像。

想開拓社會改變的想像力,這齣影片可作為引路燈,不可不看呢!

~~~~~~~~~~~~~~~~~~~~~~~~~~~~~~

如果想睇: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隆尼亞致意II
20/10(
) 19:30 中文大學本部文化廣場

5/11 () 19:30 香港故事館

(詳情: http://smff2015.wordpress.com) 費用全免 歡迎捐獻

diamond and dust–已被遺忘的中港關係

那時還是一個新手, 對攝影機可以做什麼,或對內地勞工的情況都不熟悉, 完全不知道可以做到什麼, 只是跟著奔跑勞工問題的朋友,跑一跑。 十分記住了, 當時對於「反全球化」終於有了一種口號和書本以外的認識, 或者說, 是一種有關血、汗、嘔吐物、痰、骨頭、成長、絕望的認識。

這是, 已被遺忘的中港關係。

大 家都忘記了,只不過十多年前, 當香港人在大陸風光時, 是怎樣的。不論是朱咪咪表現刻薄地在廣告中表現著香港人在內地消費的「唔LIULUNG, 邊有人俾面」的一派刻薄相; 還是, 致麗玩具廠大火帶來的死者, 還有死不去的工人其後悲慘的生活; 還是, 這齣影片中, 香港珠寶商如何壓搾打磨工人, 令他們全部患上塵肺病。如果覺得這十幾廿年內地人潮趨計算、扮野、以錢為先, 也許是真的。但我們也許可以想想, 在這過程當中, 香港人不斷「衣錦還鄉」哂命和俾面色人睇, 或甚開血汗工廠俾人地打工, 這些作為, 在塑造內地的文化氣氛,起了什麼作用?如果[本土/自己人的利益]真的可以代表真理,那麼,死了這麼多人,我們是否該接受內地人來尋仇?還是學片中港人說 一句:「無人害你呀,係你自己揀出黎做野架!」

哦,原來我們有另一個選擇叫做「不生存」?事情不過是誰有錢誰就去勞役別人, 所謂地域之分也許純粹幌子,如果我們一日不持守「反對有錢大哂」的信念,也許,就間接直接,延續著貧富懸殊的道路吧……

明天(23/11)在老牌勞工團體放映, 希望大家可以去,除了看看這段被遺忘的歷史, 同樣也與團體的老香港女工, 新內地移民, 一起傾下偈, 從不同角度了解下問題吧。

lainga01

~~~~~~~~~~~~~~~~~~~~~~~~~~~~~~~~~~~~~~~~~~~~~~

第十一屆社會運動電影節

寶石微塵 Diamond and Dust

共同創作:岑卓熹、李維怡/語言:國語、廣東話對白/中文字幕|香港/2005/60分鐘 /彩色

co-created: subo shum and lee wai yi / languages: mandarin chinese and cantonese, chinese and english subtitles | hong kong/2005/60min/colour

日期:23/11/2013

時間:2:30 PM

地點: 勞資關係協進會「社區二手店」(社區二手店(總店)
地址:長沙灣元州街267號 昌發工業大廈1字樓B座 (長沙灣地鐵站C1出口)

「無人害你呀,係你自己揀出黎做野架!」跟隨港商在大陸廠的工殤工人萬里來香港公司找老板,老板卻在大陸,香港職員見到工人,說了以上一番話。聽到,下巴跌,心都寒,不禁想:什麼是「選擇」?  一間公司,香港註冊,內地設廠,如果再加上無限外判,工人工

殤,追誰去?全球化,中國話做國際大工廠,資金四圍走,老板四圍走,打工困圍城,什麼叫「選擇」?

工人製造出美麗的寶石,寶石製造工人開花的肺部,你可想個自己也像粒塵?

一粒塵,又可以,如何重奪自主的命運?

小思老師談《嘉咸.女情》

嘉咸.女情

四位有心人,帶着影帶去修行。不止於他們去修行,也帶着看這影碟的觀者去修行:
感受小民百姓的情與義,領略民間的深度智慧,走進平凡閭里讀人生價值,體會毫不
誇飾的溫馨。

感謝羅雅寧、梁明暉、胡寶兒、李維怡,真情實意把嘉咸街的一段段平民故事記錄下
來。不作煽情編劇,不賣弄鏡頭剪裁,直接把人物的表情說話呈現出來,那種老實卻
真切的手法,在今天的影視傳媒已屬罕見了。如果老師要教通識,教人倫道德,教香
港六七○年代社會經濟狀況,教香港歷史,教今天已難見的人情,要反省批判高官常
掛嘴邊的所謂活化街道的虛假說話,這光碟是上等教材,全都活生生的。我如此說,
因為我受教了,感動了。

光碟中沒有任何「寫作技巧」,鏡頭老老實實對準人物:極平凡的雜貨店老闆夫婦、
製麵店老闆夫婦、菜檔老闆夫婦與姊妹朋友,他們很平淡說出的經歷、感情,卻原來
飽含了千斤情義。我不想代四位製作人說話,他們有一段說明寫得真好:
「帶着攝影機,跟隨露天市集一些老夫妻,過過那些青紅皂白、鹹魚白菜的夫妻生活,
如何與不同的人、事、空間,連結在一起,映照出一幅在逐漸士紳化的城市中,在白金
鑽戒玫瑰朱古力的浪漫愛情想像之中,慢慢失去位置的『感情生活』,和一種對『生』
的觸感……」

紀錄片中的女性,永和雜貨店的關太,勤記麵店的張太,義記菜檔的陳太,閒話家常,
卻道盡了人情物理。其中人際關係的溫厚,久違了。看得太多鈎心鬥角、薄情寡義的電視劇
的觀眾,且回頭認認這些真實存在人間的故事罷。

小思星期六日見報
原刊於明報副刊 〔一瞥心思〕

嘉咸.女情--http://vaproductions.wordpress.com/

電影放映: 電影與社會﹣﹣反資本主義

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提到,做生意的人動機來至貪婪

和自私。因此世界上不存在免費午餐這一回事。你吃一頓所謂免費的午餐,其實是另一個人給你支付了。亞當.史密斯講及自由市場時,強調自由市場能制衡人性的私心和貪慾,使物品的價格降低,到最後可以造福社群,使產品多樣化,而且能維持一定的質素。

可他把這一切看得太理想化了。他的理論把人的自私自利看得太小,他料不到人的貪念能甚至乎能改變整個市場結構,市場的運作方式。多樣化產品並沒有出現,反之湧現的是一間公司、一個資本家以收購、吞併、入股等方法漸漸壟斷整個市場。資本家擁財自立,以各種手段把競爭對手趕出市場,身家越見豐厚,勞動階層則只有不斷付出勞動力,不住被生吞活剝,成為了資本家用以儉財的機器。誠如共產主義者馬克思所言,資產階級的生產機制,以分工方法去增加生產率,使工人對自己的產物生出「疏離感」。他提出只能靠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結束階級分社會,人人成為無產階級者,才能使社會回到一個和諧理想的境況,即使要發動戰爭也在所不辭。

他…的論調十分激進,常常強調「理性討論」的香港人難以理解,但香港現時的的確確出現了一大班沒良心的資心家,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去賺錢,而笨得過份的政府官員又怕得罪一班為富不仁的富豪,縱容他們為所欲為,支撐他們為虎作倀的,是他們心中教人莫名奇妙的邏輯:「有錢佬賺咁多錢,又點會貪我地嘅錢,佢賺唔到錢,邊有錢分俾我地!」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不無其因,現其果己開,我們歸咎於誰?是政府的附庸無能,是我們的民慧未開?是為富不仁?還是,我們驚覺現時四下民不聊生、人心惶惶是來自香港五十年不變的資本主義制度?

我們不鼓吹不成熟的武裝革命,不鼓吹反智犬儒的謾罵。可是面對着愈見不公義的社會 、不公平的制度,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反抗。打倒敵人要由認識敵人作開端。透過四套講及資本主義的電影及後續討論,我們一起探討資本主義制度的利與弊。一月份,二十四份一決定要﹣﹣反資本主義。

四套作品分別為:

Sleep Dealer Directed by Alex Rivera (2008)

Black Gold Directed by Marc Francis ﹠ Nick Francis (2006)+
Indoctrination Directed by Harun Fraocki (1987)

The Fountainhead Directed by King Vidor (1948)

La Zone Directed by Rodrigo Pla (2007)

1月6日起 (逢星期四)晚上8:00-11:00

地點: 灣仔富德樓軒尼詩道365號9樓獨立媒體平民班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