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灣 《逐不走》影展《嘉咸女情》觀眾觀後感

轉自: 《逐不走》影展facebook 頁

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嘉咸‧女情》
老實說,剛開始對這個影展的心態有點矛盾,一來其實自己真的很想要看那些紀錄片,二來則是覺得辦來辦去來的應該就是本來關心的人吧,不覺得這樣想像中放給外面的觀眾的影展會有什麼用。

反正是去了。

《嘉咸‧女情》是上個月就自己一人看過的DVD,但正像主要負責剪接的李維怡所說的,這是一部需要解釋的紀錄片。初次看只覺得溫馨、把底層人物間的溫情和真實活著的狀態很平實地講了出來,自己心底其實是喜歡的,但又覺得哪裡不夠。不過今天晚上經李維怡一解釋,影片裡面的臉譜故事值得被拿出來講的意義突然鮮明了起來。

是的,錄像裡面的故事照妖鏡似的把我們有點難以言喻的──資本主義所壓榨與剝奪的重新揭示出來。地產商與城市發展計劃的「吃人」、整地蓋商場因而剝奪人們最基本的生存空間是兇殘且顯而易見的;然而,女情則是重新把人還原回「人」,我們重新看見那些傳統製麵、製傘、賣菜的店舖們,如何對其技藝有所自信,透過將思想具體化為事物的創造性「勞動」而成為「人」。儘管那些店鋪主經濟不甚寬裕但能有尊嚴地勞動著,掌握著自己的生活步調,得到應有的勞動價值。再者,若是姑且把「愛情」當作嘉咸‧女情的其中一個主題,則正如李維怡所說的,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下伴侶兩個人共同消費,和之前伴侶兩人共同勞動、胼手胝足互相扶持經營務業所促成的理解與包容是很不一樣的。

另一個很重要的面向,這個影片重新揭示一個空間不僅是發展藍圖上的客觀地理位置,而是滋養與乘載人與人關係連帶的重要基地。「家,不賣也不拆」從來不是為了談更好的價錢,而是因為家是社區網絡有機體不可抽離的一部份,家紮根於與其他家戶體恤互助的關係中,只有使用價值,沒有交換價值。在傳統早市裡老闆娘會記得雇主的口味習性,而推薦和你胃口的蔬果,教導你烹煮的方式,這樣的社會關係是溫暖的,也使得勞動者得以完整。

哎,聽到最後就覺得影行者的學姊說這部片在年輕一代造成的迴響並不意外。現代性以降,原子化的個人之間,以遮蔽了人與人社會關係的貨幣進行交換與消費,在攤販管制讓生意做不下去的香港,年輕的學弟妹們走進李家城,在服務人員齊一的肢體話術之下,看似擁有千千百百種「系列」以供選擇,但其實卻是沒得揀。(你說奴隸選擇奴隸主算是有得揀嗎?)更別說我們對自己生活步調,時間掌控,甚至生命的選擇沒有增多,反而更加貧瘠的可憐 (不好意思你的時間都被老闆給買斷了噢!)也難怪《嘉咸‧女情》裡面的生活樣態令他們羨慕了。

在這樣的解釋之下重新去看《嘉咸‧女情》,或者去看紹興的迫遷,我們到底在跟這個他媽的資本主義規則抵抗、爭取什麼,就突然清楚了起來。

廣告

離線沙龍:「我們曉得的小川紳介」

十一月影意志的小川紳介回顧放映,吸引不少影友、社運友和文藝友。他的電影過去很少在香港放映,大家或許聞其人而未見其電影,剛剛則有機會一睹。放映過後,新知舊雨怎看小川和他的電影?不妨找一個星期六下午,我們坐下談談,談何時和如何認識他,怎看他的電影,和點出一些少有人談的,但覺得值得說的小川影和事。

日期:12月10日(星期六。是的,既然牧野的日昝以千年為刻度,多等幾天又何妨呢)
時間:下午三時至六時
地點:獨立媒體會室(灣仔軒尼詩道365號九樓)
嘉賓:李維怡(影行者成員,九十年代中期開始知道小川)
崔允信(影意志成員,小川回顧展主力之一)

轉自: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329785527038509

陳寶珠女工電影欣賞及討論會

日期: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時間: 晚上7:30-10:00

地點: 葵芳邨葵仁樓地下1-3號 (街工互幼中心)

不是所有六十年代的陳寶珠電影都講述女工,但相對其她女演員(如蕭芳芳),陳寶珠扮演女工次數最多,並成為她的象徵/電影類型。陳寶珠的女工電影現 在比較易找到的包括一九六六年的《影迷公主》(背景是製衣工人)、一九六八年的《青春玫瑰》(眼鏡工人)、一九六九年的《郎如春日風》(五金工人),都反 映當時女工從事的行業及電影消費策略。

《郎如春日風》講述南洋富家女陳寶珠,父死後被弟壓迫,與父親義子亦是其男友的呂奇遠走香港。陳在五金廠做工,供養男友讀大學。電影不特強調女工勤奮養家,更是社會的建設者。電影主題曲〈工廠妹萬歲〉膾炙人口。

主辦:第五屆工人文學獎籌委會
內容:播放《郎如春日風》及《工廠少爺》片段

電話:(852)-2410-0360 (郭先生)
電郵:admin@workerliterature.com
網址:http://www.workerliterature.com/
Blog:http://workerlit.blogspot.com/

活動推介:電影討論會-從電影看香港工人階級的形成(一)

活動推介 :電影討論會-從電影看香港工人階級的形成(一)


–「危樓春曉」(1953) 與「工廠少爺」(1963)

一個是業主收樓,落泊教師(張英)為虎作倀,工人大佬(吳楚帆)與舞女(紫羅蓮)及一眾住客,肝膽相照…

一個是工廠少爺(張英材),留學歸來,假扮工人,懲戒貪汚廠長,奪得漂亮女工歡心(林鳳),並把女性從市儈家庭中拯救出來…

左翼工人、女性貧而不賤的自主形象,與嫁個有錢人、有能者治人(做老闆)、無能者治於人(當工人)的意識形態,在電影上正面交鋒。

在前者,知識分子(張英)對自己的墮落感到羞愧;後者,知識分子(張瑛材)順應天命,成就現代化的巨輪…

內容:精選電影片段一小時,一起討論。思索香港工人階級意識的形成。
跟進:有興趣者歡迎一起參與香港工人階級60年小冊子編寫計劃
日期:4月8日
時間:晚上7.30-10.00
地點:荃灣美環街 街坊工友服務處綜合服務中心 201室
主辦:街坊工友服務處
查詢:2424 1456 阿蘇/阿MARK
參考:盧偉力:〈七十年代初左派社會寫實電影的社群框架〉

張歷君:帶攝影機的人–最早期的mtv

尋找在世間的影像座談系列
帶攝影機的人—最早期的mtv
講者:張歷君 主持:李維怡
主辦:影行者  協辦:kubrick
日期:17/5/2008(星期六) 時間:7:30pm
地點: 油麻地kubrick書店bc放映室

事隔一年多,我們將錄像放出來,以嚮有興趣的朋友:

沒有人說得清什麼是「後現代」,但卻似乎很多人都會將拼貼、複製、解構、多元歧義等元素,打包送給「後現代」這個說法。在影像的世界裡,這就成了我們耳熟能詳的MTV或者廣告。
然而,拼貼、複製、解構、多元歧義等元素,在影像世界裡,卻是半點也不新奇--早在1929年,蘇聯的電影工作者吉加.維爾托夫,就已用他的「電影眼」理論,實踐於電影《帶攝影機的人》裡。只是,維爾托夫的做法,不是將影片變成一種商品,而是嘗試帶給這個世界一種新的觀照現實的方法,並且這個方法,是連系到許多一般俄羅斯人的日常生活當中,是一種既強調自我觀照但又強調不與人群分離的前衛藝術思想。
是次座談會的講者,將會與大家一同分析《帶攝影機的人》當中種種意象,與及維爾托夫如何以這齣電影,實踐他對電影理念的革新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