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班房2010: 「大師的生命線」 _ 電影選播 : 《蜂巢的精靈》(The Spirit of The Beehive)

一個女孩子看了電影《科學怪人》之後,整日朦朦朧朧的陷入幻想世界,安娜與妹妹好奇為什麼科學怪人要殺死小女孩,他們開始在現實中尋找答案。然後,安娜無意中在荒廢的小屋中發現了一個負傷的軍人,但幾天之後那個人卻永遠地消失了。安娜被她感到的殺機所震懾,無法接受地出走了。

如果Bela Tarr 是二十世紀的最後發現,那麼幾乎十年才有一部作品、產量甚少的Victor Erice就是上世紀的最被忽略的作者。

1973 聖塞巴斯汀影展金貝殼獎

1974 西班牙影評人協會最佳男演員、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獎

1974 西班牙佛投格拉瑪斯獎 最佳本土男演員獎

1974 美國Premios ACE最佳女演員及最佳導演獎

西班牙語對白 英文字幕 97 min 彩色 1973

主辦 : 影行者 v-artivist + kubrick bc

時間 : 2010.01.27 Wed 7.30 pm

地點 : 油麻地駿發花園H2地舖,百老匯電影中心旁

廣告

張歷君:帶攝影機的人–最早期的mtv

尋找在世間的影像座談系列
帶攝影機的人—最早期的mtv
講者:張歷君 主持:李維怡
主辦:影行者  協辦:kubrick
日期:17/5/2008(星期六) 時間:7:30pm
地點: 油麻地kubrick書店bc放映室

事隔一年多,我們將錄像放出來,以嚮有興趣的朋友:

沒有人說得清什麼是「後現代」,但卻似乎很多人都會將拼貼、複製、解構、多元歧義等元素,打包送給「後現代」這個說法。在影像的世界裡,這就成了我們耳熟能詳的MTV或者廣告。
然而,拼貼、複製、解構、多元歧義等元素,在影像世界裡,卻是半點也不新奇--早在1929年,蘇聯的電影工作者吉加.維爾托夫,就已用他的「電影眼」理論,實踐於電影《帶攝影機的人》裡。只是,維爾托夫的做法,不是將影片變成一種商品,而是嘗試帶給這個世界一種新的觀照現實的方法,並且這個方法,是連系到許多一般俄羅斯人的日常生活當中,是一種既強調自我觀照但又強調不與人群分離的前衛藝術思想。
是次座談會的講者,將會與大家一同分析《帶攝影機的人》當中種種意象,與及維爾托夫如何以這齣電影,實踐他對電影理念的革新想法。

在這些討論之後產生一個新計劃–當前衛遇上寫實…

影行者是一個認為藝術可以通俗但不媚俗的影像藝術團體,過去我們較多以紀錄片的影式拍攝,但經過去年的一些討 論和學習,我們認為可以嘗試不同的手法,都可以達到寫實的效果,詩性跳躍的影像語言,不一定離開普通人的生活經驗,而只不過是遠離了大眾的觀影經驗而已。 我們的討論,大致可歸納於兩點:

1)紀實影像不等於線性敘述

在上一年的一些工作坊的討論裡,我們對於前衛影像的早期大師維爾托夫(Dziga Vertov), 對於早期俄國形式主義等,都加深了認識。維爾托夫的前衛電影理論強調電影是觀察者的思維和觀察方式,可以說「電影眼睛」理論是一種有紀錄性質的理論。他的 理論加上他的作品《帶攝影機的人》,日後成了法國「真實電影」理論所奉的其中一個「祖師爺」。了解到這些,更是對我們一直使用紀實影像的朋友,一個很大的 啟發:

紀實影像既不一定是電視台的評述式紀錄,亦不一定像紀錄片界主流的「跟拍」、「線性敘事」的模式,也可以由形式思考、抽象感官出發,尋覓另一種非線性的紀錄現實的影像。

2)前衛不等於離群獨處

前 衛電影的非線性、跳躍、詩意等元素,往往給人「難以接近」的印象,絕對是一點都不「群眾」。但追源溯始,早期的形式主義是有想改變人們對世界基本認知方法 或框架的野心,是希望改變,或至少向大眾指出另類的認知模式和價值模式,即是說,並不只是指向「挑戰形式」,而是指向「大眾」的。

這個計劃是探討「當前衛遇上寫實….」又會點呢?

我們會設置一個新的網誌, 介紹這一方面的前人創作之餘, 也會播放一些我們的小習作,

希望大家多多收看!!!

新網誌: 非線性寫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