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灣 《逐不走》影展《嘉咸女情》觀眾觀後感

轉自: 《逐不走》影展facebook 頁

2013年4月29日星期一

《嘉咸‧女情》
老實說,剛開始對這個影展的心態有點矛盾,一來其實自己真的很想要看那些紀錄片,二來則是覺得辦來辦去來的應該就是本來關心的人吧,不覺得這樣想像中放給外面的觀眾的影展會有什麼用。

反正是去了。

《嘉咸‧女情》是上個月就自己一人看過的DVD,但正像主要負責剪接的李維怡所說的,這是一部需要解釋的紀錄片。初次看只覺得溫馨、把底層人物間的溫情和真實活著的狀態很平實地講了出來,自己心底其實是喜歡的,但又覺得哪裡不夠。不過今天晚上經李維怡一解釋,影片裡面的臉譜故事值得被拿出來講的意義突然鮮明了起來。

是的,錄像裡面的故事照妖鏡似的把我們有點難以言喻的──資本主義所壓榨與剝奪的重新揭示出來。地產商與城市發展計劃的「吃人」、整地蓋商場因而剝奪人們最基本的生存空間是兇殘且顯而易見的;然而,女情則是重新把人還原回「人」,我們重新看見那些傳統製麵、製傘、賣菜的店舖們,如何對其技藝有所自信,透過將思想具體化為事物的創造性「勞動」而成為「人」。儘管那些店鋪主經濟不甚寬裕但能有尊嚴地勞動著,掌握著自己的生活步調,得到應有的勞動價值。再者,若是姑且把「愛情」當作嘉咸‧女情的其中一個主題,則正如李維怡所說的,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下伴侶兩個人共同消費,和之前伴侶兩人共同勞動、胼手胝足互相扶持經營務業所促成的理解與包容是很不一樣的。

另一個很重要的面向,這個影片重新揭示一個空間不僅是發展藍圖上的客觀地理位置,而是滋養與乘載人與人關係連帶的重要基地。「家,不賣也不拆」從來不是為了談更好的價錢,而是因為家是社區網絡有機體不可抽離的一部份,家紮根於與其他家戶體恤互助的關係中,只有使用價值,沒有交換價值。在傳統早市裡老闆娘會記得雇主的口味習性,而推薦和你胃口的蔬果,教導你烹煮的方式,這樣的社會關係是溫暖的,也使得勞動者得以完整。

哎,聽到最後就覺得影行者的學姊說這部片在年輕一代造成的迴響並不意外。現代性以降,原子化的個人之間,以遮蔽了人與人社會關係的貨幣進行交換與消費,在攤販管制讓生意做不下去的香港,年輕的學弟妹們走進李家城,在服務人員齊一的肢體話術之下,看似擁有千千百百種「系列」以供選擇,但其實卻是沒得揀。(你說奴隸選擇奴隸主算是有得揀嗎?)更別說我們對自己生活步調,時間掌控,甚至生命的選擇沒有增多,反而更加貧瘠的可憐 (不好意思你的時間都被老闆給買斷了噢!)也難怪《嘉咸‧女情》裡面的生活樣態令他們羨慕了。

在這樣的解釋之下重新去看《嘉咸‧女情》,或者去看紹興的迫遷,我們到底在跟這個他媽的資本主義規則抵抗、爭取什麼,就突然清楚了起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