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放映: 電影與社會﹣﹣反資本主義

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提到,做生意的人動機來至貪婪

和自私。因此世界上不存在免費午餐這一回事。你吃一頓所謂免費的午餐,其實是另一個人給你支付了。亞當.史密斯講及自由市場時,強調自由市場能制衡人性的私心和貪慾,使物品的價格降低,到最後可以造福社群,使產品多樣化,而且能維持一定的質素。

可他把這一切看得太理想化了。他的理論把人的自私自利看得太小,他料不到人的貪念能甚至乎能改變整個市場結構,市場的運作方式。多樣化產品並沒有出現,反之湧現的是一間公司、一個資本家以收購、吞併、入股等方法漸漸壟斷整個市場。資本家擁財自立,以各種手段把競爭對手趕出市場,身家越見豐厚,勞動階層則只有不斷付出勞動力,不住被生吞活剝,成為了資本家用以儉財的機器。誠如共產主義者馬克思所言,資產階級的生產機制,以分工方法去增加生產率,使工人對自己的產物生出「疏離感」。他提出只能靠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結束階級分社會,人人成為無產階級者,才能使社會回到一個和諧理想的境況,即使要發動戰爭也在所不辭。

他…的論調十分激進,常常強調「理性討論」的香港人難以理解,但香港現時的的確確出現了一大班沒良心的資心家,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去賺錢,而笨得過份的政府官員又怕得罪一班為富不仁的富豪,縱容他們為所欲為,支撐他們為虎作倀的,是他們心中教人莫名奇妙的邏輯:「有錢佬賺咁多錢,又點會貪我地嘅錢,佢賺唔到錢,邊有錢分俾我地!」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不無其因,現其果己開,我們歸咎於誰?是政府的附庸無能,是我們的民慧未開?是為富不仁?還是,我們驚覺現時四下民不聊生、人心惶惶是來自香港五十年不變的資本主義制度?

我們不鼓吹不成熟的武裝革命,不鼓吹反智犬儒的謾罵。可是面對着愈見不公義的社會 、不公平的制度,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反抗。打倒敵人要由認識敵人作開端。透過四套講及資本主義的電影及後續討論,我們一起探討資本主義制度的利與弊。一月份,二十四份一決定要﹣﹣反資本主義。

四套作品分別為:

Sleep Dealer Directed by Alex Rivera (2008)

Black Gold Directed by Marc Francis ﹠ Nick Francis (2006)+
Indoctrination Directed by Harun Fraocki (1987)

The Fountainhead Directed by King Vidor (1948)

La Zone Directed by Rodrigo Pla (2007)

1月6日起 (逢星期四)晚上8:00-11:00

地點: 灣仔富德樓軒尼詩道365號9樓獨立媒體平民班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