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復相忘於江湖--阿賀河的日常抗爭(二)

李維怡

文提要:這個電影要描述起碼五個層次:村民的個人生活、村民的集體社群生活、村民與大自然的關係、村民作為命運共同體面對國家與資本的欺壓的過程,還有,拍攝者群對村民的感覺。要做到大中有小,小中有大,殊不容易呢…在這麼120分鐘內,將那麼長的時間幅度內那麼多條線編好,靠的,又是什麼呢?

~~~~~~~

片中的主角是阿賀河,而「阿賀河」是一個整體的概念,即包括這條日本百川入海前匯流的大河、河邊的山野、河裡河邊所有的動物和人、生活方式、村史等等。當然,也包括了片中一直隱伏在老伯伯和老婆婆們客氣、幽默的笑語底下的水銀中毒事件,甚至也包括災禍的肇事者:上游的昭和電工廠。

 

異質相融:個人、社群、社會、天地萬物

人 多事雜,而且時間的幅度大,如何把這些生命體連起來呢?其實,拍社會紀錄片的人,不論主觀意願如何,他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在做組織工作,因為他們在用自己的 視野,重新把既有的網絡和關係,以原生態為基本針步,再織一次。拍紀錄片和做社運組織,都最忌把自己的想法由上而下地套到被拍者/被組織者身上,而是需 要,以自己的生命,與對方的生命產生平等辯證的關係。以做組織來講,我們不是在談一種溫情笑語但事實上是「領袖–追 隨者」關係,而是體味到自己與對方俱不完美的狀態底下,嘗試在這個辯證的不穩定性中共同尋找到新出路,並且以將「被組織者」的「被」字去掉作為終極目標。 拍紀錄片呢,通常會發生的是,如果影片中可以突現出本來不過日常的美麗,這樣,被拍者也可透過影片主動重新理解、重新創造自己的生活--因為,當面對異於 日常理解的「自己」的倒映一刻,通常會打開一個「自我」系統迎向他人的機會。又或者,總的來說,拍這種參與式的社會紀錄片,與做社區組織,都是在締造著將 「我」與「他」變成「我們」的可能。

 

那麼,在阿賀河上最大的原生態基本針步是什麼呢?其中一個,一定是緊密的社群網絡,整個影片中有幾次群體生活的塑像:長谷川夫婦組織的唱歌會、長谷川美八枝婆婆的家庭生日宴、鈎釣協會的談天會、深田卡拉OK俱樂部、遠藤伯伯教徒弟造船成功的下水禮及祝賀會,加藤爺爺的喪禮,還有,水銀病毒不獲確認者協會的會議,以及老人家們齊齊上法庭。

 

這些群體生活的特色與內容各有不同,也因而在片中有了不同的敘事角色。然而,通常,導演都沒有將之順理成章地表達出來,而是讓不同的意義在這些場合中,併發出來。在這裡我簡單舉例吧(要簡單,否則,寫一萬字都寫不完了)。

 

就如加藤爺爺的喪禮,就帶出了遠藤爺爺和加藤多美聊天--多美舉起完全變形的手,遠藤爺爺的回應是「秀」出因失去知覺黏著熱水管而遭嚴重燙傷的腳;喪禮一場,也帶出了,加藤臨終前還有一件未了的事:和遠藤一起去聽審訊。

又 或者這一幕:本應是探討爭取事宜的協會會議,卻只講了兩咀,帶出的是一堆阿叔阿伯阿婆阿嬸,希望大合照。那是一個頗搞笑的場面,大家整齊排好,想留下一些 必要而例行的紀錄,如對鏡頭舉拳大叫「堅持到底!」,但這時剛好攝影機的菲林用完了!錄音器材還在收音,故我們聽到攝製隊說:哦請堅持一下,我們的這卷菲 林剛用完了…然後聽到大家的笑聲--這樣一個剛好發生於現實的事情,剛好調和了那些必要而例行的硬內容(「堅持到底」),讓這樣的硬內容更融入於日常社群生活的柔軟感當中。

 

再 舉一例,有一幕,見到一個個老人家,冒著大風雪,紛紛穿得大冬瓜一樣,以他們舉步為艱的腳,走上汽車,宛如一幅安詳美麗的圖畫,你以為他們去那裡,原來入 城上法庭,然後導演簡單跟你交待:原來每隔一段不長不短的時間就要去法庭,正好告訴了你,這爭取是漫長而不知終點在何日的吧,猶如那一望無際的雪野……

 

大自然、社會事件、社群生活與個人生活,在影片中縱橫交錯,恰恰表現了他們的「異 質」與「一體」,是同時發生的。同時,沒有過去的人很難理解自己的當下與將來,而用這樣長的時間共同發展的人際關係,不單是為人帶來安全感而已,而是讓人 在群體之中慢慢發展自我,找到自己社群中的位置,從而知道自己可以貢獻的是什麼,也從而建立了生命的價值。或者,反過來說,在社群中生活,許多事情沒有一 定明文的規則,每天都要面對別人的不同的心情狀態作出倫理決定,要對空間的使用作出不同的調節,也慢慢發展出對大自然的共同了解和態度,和去適應大自然的 各種特變--故此,他們並非過著一乘不變的生活,而是過著靈活多變的生活。

這種靈活多變啊,你看那些叔叔與伯伯之間一堆大男人之間的溫柔體貼啊,你看那些充滿著「匠魂」的伯伯如何對待自己的工具啊,你看那些伯伯如何喝醉說什夢話啊,你聽老夫婦閒適地逗趣地談著生死啊……竟是既相濡以沫,亦復相忘於江湖……唉,想要不說那麼多結果還是說了這麼多,其他許多沒談到的,還是請讀者諸君自己來觀賞吧。(待續…)

~~~~~~~~

(第八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影片《阿賀河上的生活》的影評,

影片放映:日期: 17/10/2010星期日| 時間:7:30pm|  地點: 鯉魚門榕樹頭,

http://smff2010.wordpress.com

廣告

One comment on “相濡以沫,復相忘於江湖--阿賀河的日常抗爭(二)

  1. 引用通告: 想不到的抵抗--阿賀河的日常抗爭(三) « 尋找在世間的影像-討論、筆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