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新貼: 一個佬的玫瑰

按:

這是幾年前刊載於《字花》的舊文,當時已被菠蘿油王子傷透心,今年新年竟見到一個懶可愛的特首和麥兜一起飛翔,正所謂看到眼出血,故找到舊文一貼,聊表郁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佬的玫瑰

李維怡

《菠蘿油王子》,因別人在我旁邊看,我也陪著斷斷續續看了三次,每次看著看著就眼酸,酸出百般滋味,一言難盡。

菠蘿油王子,本來是一個迷路的孩子,有一天,他變了一個「佬」。他曾有一朵玫瑰,但這是一朵永不復尋獲的玫瑰。

大家都知,這是《小王子》。

謝立文用他天才的敘事法及語言能力,把舊區、無數經典文學作品、經典的音樂片段,把各種觀眾都抓進來:想笑的覺得好搞笑;傷心的又覺得心痛無比,柔腸寸斷,難捨難離;滿心想文學的也許不禁要佩服謝立文及其團隊把經典化為「菠蘿油」或者「一個佬」這類通俗語言的能力。

我是屬於滿面淚流不止那部份觀眾,但一想到這齣討好大量人的電影如何賺得盤滿砵滿,就更是傷心難忍。我不想用一些很「道德」的方式去看作品,我較關心的是,作者似乎對這個世界有一種很憤怒的心情(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但那些毫不留手又處處到肉的嘲弄;菠蘿油王子最後隱晦的自殺……卻又難以令人不作此暇想),然而,故事的最後其實是否在教人回到這個「算啦」的秩序裡。同時呢,作者及其團隊又從這個其實最後教人「算啦」的故事裡,獲得聲名和收益……

隨著《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她》這樣一首擺明自欺欺人的歌的純音樂版,一隻叫做「市區重建局」的大型機械怪獸,雙眼發青光,隨便亂射,目光所到,樓宇崩塌,無一倖免。樓宇內一個人都沒有,路上的車輛一樣行走。作者又用嘲弄的方式描述校長不斷教小朋友「算啦」、「唔算都要算啦」、「過去左就算啦」、「唔好搞咁多野啦」。我自己都是在香港的教育制度裡長大,這幾年陪重建區街坊拍紀錄片,這些「算啦」、「唔好搞咁多野啦」,本來已經看得我兩眼發直,悲痛難以言喻。然而,一個屈尾十,這個重建故事的結局是:麥兜和媽媽站在窗口看著流汗,正在彷徨,不想,大怪獸一拆到他們家門口,「市區重建局解散左喎」。這種渴望神仙打救的心情,嚇得我眼淚都不敢流了,因為世上沒有會打救你的神仙,也絕沒有什麼平等的烏托邦,自己不努力抓住自己,就只有等別人踩過來,侵佔你的思維空間、侵佔你的家園、壓平你的尊嚴──這不是作者想叫小朋友要有獨立思考的原因麼?

作者似想用市區重建(為了「將來」,拆毀「過去」),去匯聚了麥兜抄魯迅的話:爸爸在過去,媽媽在將來,就只有我,(被)留在現在。

作者有意讓兩種不同的自由和幸福(玫瑰),互相衝擊和傷害。

爸爸在尋找他的尊嚴,這種尊嚴要靠做很多「他救」的「責任」才可以獲得──打怪獸、救公主、犧牲自我去救助窮苦的人;媽媽在尋找將來的安穩生活的幸福,是在不斷地「自我保護」的過程中獲得──買好多廁紙,送孩子讀好書,儲好多錢,年紀輕輕就要看定將來的墳地。為了獲得自己心目中的幸福/玫瑰,少年麥太似乎不知不覺犧牲了愛人的個性和理想,少年菠蘿油王子又似乎不得不犧牲了愛人的幸福。

少年麥兜於是,只好留在「現在」。

但,「現在式」的麥兜的幸福倫理,就是非常乖和非常聽話,小時候聽媽媽和老師校長的話,大了,也順著社會的階梯往上爬,爬到可以在歐洲某大演奏廳和大師馬友友同台──雖然他用的是自己的方式(“un”腳),但令我疑惑的是,為何不是把馬友友扯到街頭去,而是把麥兜扯到歐洲演奏廳去?

同時作者讓他的父親菠蘿油王子,在他的音樂聲中,隱隱晦晦地自殺──玫瑰不復尋獲,尋找玫瑰的人自我結束了。而麥太最後的記憶:菠蘿油王子最終也不過想UNUN腳過日子。吊詭的地方在於:UN UN 腳到底是何意思?兩人似乎有不同的解讀。

故事最後的放棄和妥協,不再思考,令人相當氣餒。也許是我錯,我為什麼要對這樣一個故事有期望,只是覺得既有如此強勁的創作力,有這一種社會影響力,為何不鼓勵小朋友,為何只叫他們乖乖回到「現實」去?

其實我很喜歡謝立文的故事,話已至此,其實也是一句魯迅的話:「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其實,幾年前阿闊變成幾百圓錢一個的公仔被變賣時,我便應該要死心了。

作為註腳,我想講一個真實的佬和他真實的玫瑰的故事……

我認識一個灣仔囍帖街的老街坊,圓肚半秃頭,成個笑佛,十足是一個佬的樣子。這個佬告訴我:小時候,在舊區的天台,天空廣闊得可以放風箏,前後沒有大廈,天台沒有魚骨天線,街坊鄰里互相認識;長大了,四周建起了高樓大廈,他喜歡種種花草養養魚,窗台佈滿鑽石玫瑰,但合和中心站起來後,把他的陽光要了四個小時,玫瑰花便死了,不過還好可以養養魚;老了,遇到市區重建局說以人為本,要改善他生活,要拿他住了四十年的老家。他要抗拒重建拆散他的社區生活,他堅持七年,參與各種抗爭,開各種令人頭痛心煩的會議,參與了香港史上第一份由居民自發的城市規劃方案,希望救他的家園,最後,挨到市區重建局以人為本地動用了收回土地條例,強搶了他的家。賠償的金額,只夠他在同區住一個小小的單位,與家人協商後,他的金魚不能保留了,他以魚為本,把魚放到某公園的金魚池,希望牠們好食好住……
城市不斷發展,他的生活質素不斷下降,不過,據稱,他心目中的「生活質素」,追不上時代的追求。

搬走了,這個佬不斷生病,這個佬說:如果你去到一個地方,見到有玫瑰,便知道,那個地方,陽光很充足……

這個佬,他的心雖然在過去,但他也在現在奮鬥,這個奮鬥不只是為自己,也在為其他人的將來。我只是想說,這是一種不同的自由倫理,人可以找到方法自助助人,也可令一個人活得不卑不亢。然而,世界上太多只活在過去的人,和太多只活在將來的人,把這一個佬過去的玫瑰和將來的玫瑰都奪去,把他丟在這個只能「惜別」的世界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