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不反核」也可以看的反核片–[家有核鄰]觀後感

轉載自:沒漠花鬼

與其說這是有關核電的影片,不如說,這是有關一條村的村民,如何與外界的積極份子連結起來反對不公義的紀錄。或者說,關於一個運動,怎樣持續下去。

其實,反核運動我不算熟。記得香港都反過,不過是在我很小的時候,聽到有人反對大亞灣核電廠,那時太小,沒有什麼記憶。大學時,有一次去台灣找朋友,因朋友當日在反核的巨形示威中,我便去了示威。事實上我也基本原則上反核,也算是參與集會吧。那天真的很多很多人,人數之多遠超於我想像。那是一個沒有互聯網動員的時代,一切都只靠在地連結的,這次真是長知識了。當日找不到我要找的朋友,卻遇到另一批朋友,全身濕透,邊哭邊手拉著手往回走。然後我才懵懵地發現,其實人群一直在往後退,而我因找人一直向前走,這樣不知不覺,就走到了非常接近最前線的地方。這才發現,巨大的馬路前方,一字排開的國家機器和好多輛水炮已堵塞著整個去路,天色也暗,他們又黑壓壓的,彷彿海市蜃樓一般,卻又如此真實。我濕透了的台灣朋友們見到我很驚訝,拉著我手說不能再向前行,催著我往回跑,我也就跟著跑了一段,到一個地方停下來,有人坐倒地上,有人站著垂頭喪氣,有幾個男孩女孩都哭了。那是非常傷心的哭,失戀一般。他們說,他們被民進黨賣了,核電廠已通過了。

那時我心裡想,真的不能相信政客,同時,民間在地的連結動員力真的很重要。

看這影片,於我而言,除了我的台灣朋友們,另一個容易聯想到的,是香港的菜園村,那些因巨形基建摧毀家園而被迫抗爭的村民。不同之處,只是,核電廠雖未必在建設的一刻摧毀你家園,但長期在你家門口,亦是極可怕的事。真的要摧毀起來,便不只是家園,更會是家人。

影片長96分鐘,紀錄了差不多二十年的抗爭。從七十年代的大量青年從柏林、漢堡等大城市奔赴鄉村,動輒千人的抗爭;到現時村民持繼不斷地在農忙期間,堅持反對核能。在片中,我再次看到那些驚人的在地組織動員力,與相信凡事要靠自己,不會單靠某些上層人代表自己的風骨。

首次放映,現場有年青人,馬上因此聯想到傘後孤寂而生嘆喟。可是,在我看來,似乎,就影片所提供的脈絡而言,片中的孤寂,又不盡似傘後而難比擬。影片中的村民,並不只是反對鄰近的核電廠,而是反對核電這個為效率不惜令大量生命冒奇險的能源。故此,村民也會出去其他地方,協助其他地區的人民反核。在持續的運動中,也見到社區鄰里為令大家都可以參與到運動而發生互助,在火紅的日子之後,其他地區的支援網絡仍在他們需要時為他們提供支援。因此,在談的,不只是這條村單一的反核運動,而是整個德國的反核運動。

如果你有興趣在這一刻,了解地球另一邊如何有一個在實力懸殊下堅持廿年的抗爭,抗爭如何成為了生活的一部份,那麼,也推介你去看看吧。

社運電影節的朋友很細心地做了這幅圖,其實是用村民說的話來寫了片介(請按圖放大):
the-thing-next-door-film-intro-1
~~~~~~~~~~~~~~~~~~~~
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放映[家有核鄰]

20/11(五)7:30pm 土家  土瓜灣鴻福街16號
地圖請往:
https://smff2015.wordpress.com
廣告

「鐵怒沿線」三步曲觀後感 - 給每一個與菜園村擦身而過的你

文:綠葉

09年,身為當時應屆高級程度會考生的我,對身邊很多事都懵然不知。只知道,在那年的四、五年前,我們失去了利東街,那年的三年前,我們失去了天星皇后碼頭。城市,沒有我的空間。城市也不是為我而存在的。

大了一點,開始嘗試關心社會。從前輩和同伴裏建立了某種對事情的看法。現在看來說不定是一種壞習慣:從理論、原理、應然、合理、制度等宏大的東西出發,去談論什麼是公義,什麼是社會關懷。

一切都很理性,亦看似很「理性」(rational)

然而人在哪裏?

人真實的感受、人的日常生活、人的生命,他喜愛的、重視的、認為美的是什麼?我不知道。

在各種宏大的東西之下,他受的苦,他的內心,他的掙扎是什麼?我看不到。

藉著影片,窺視/淺嚐村民的心情、苦處和經歷的沈重,才發現菜園村不是一件能讓人處於高姿態,用滿口理論可切入的事。當我嘗試用習慣的方法去進入事件,用各權力關係和社會框架去分析,也只會得出一個無補於事的結論。劣勢。劣勢。劣勢。除了發出「啊有一班真實的人在那些巨大的框架下受苦啊」的感歎,理性工具不能再為我提供任何幫助。

為了解除無能為力的不安,「為什麼自己當時不在現場?」這道問題就隨之而來。然而,在那次的映後討論,聽了幾位當時有不同參與程度的朋友分享,我就取消了這問題。

其中一位朋友這樣說:他認為看見並關心人的需要,是社會運動的基本。如果人們看不到村民的真實生活面貌,不了解村民的需要和想法,也沒有實質的關心,那參與的就只是一個大型的民眾聚集。另一位朋友補充說,當參與的人不去了解各參與群體,大家具體地受著什麼壓迫,生活被怎樣影響和改變,那參與運動也好容易變成一件自我中心的事,就如他參與立法會反高鐵集會時,聽過有人說的一樣:「我來是反政府用669億,我為何要去理會村民發生什麼事?」

如果我說的參與只是令自己安心,好像做過什麼,有嘗試爭取或改變過什麼,那麼我說的參與就過於廉價,不過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罷了。重要的是,我是為了什麼而參與?我會不會為了村民,願意花上以年來計的時間,跟他們同行,面對他們所面對的呢?

亦有朋友反思說,她當時有了解過菜園村的情況,知道菜園村有由村民組成的關注組,和支援村民的支援組。但在城市生活的青少年很難進入農村的想像,就跟朋友一起參與反高鐵行動,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辦過街站,圍過立法會。他們作的事都得到媒體報導,亦有不少朋友於facebook分享了他們的行動,彷彿有很多人關注。但她現在回想,就覺得當時的行動跟村民的關係很割裂;自己覺得重要的事,與媒體描繪出來或被大眾所理解的有很大距離。最需要被關注的「村民與土地」、「城鄉可否共生」、「城市發展可以怎樣尊重人」等題目並沒有被廣泛討論;反之,最流行的是「(政府把建高鐵的)669億,如果花在什麼什麼上,就……」的論述。她發現有一個矛盾:當想事件被多點人關注,就好像需要進入主流;但進入主流,又意味著它要被大眾所接受,門檻會變低,則重點亦會有所偏差。那應該怎樣做才好?

再進一步,她就問到這個問題:當一場運動裡,有直接受影響的居民,也有不那麼切身的「外人」,「外人」應該怎樣理解和參與?其中一種方式就如「669億」的說法一樣,以理論、應然、合理等等的大框架進入,強調這不是單一事件,是香港全體一同面對的問題,是政府的錯。他們的行動能引起社會對事件的關注,同時成為人們參與社會運動的第一步,但它看不到人的真實情況,苦主只會被理解成社會現象。另一種方式就如支援組那樣,站在苦主那邊,長時間參與村民的日常和抗爭,在各層面上支援村民。在大眾媒體上很難會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但在村民心中就有很大的重量。這兩種方式都有它的意義和重要性,那應怎樣看待他們?哪一種會更正確呢?她到現在仍沒有答案。

鐵怒沿線系列影片讓我們看到菜園村村民的生活,他們的苦處,他們的勇氣和努力,彷彿勾起心中的什麼一樣,令人不能再坐視不理。或者你會問,菜園村運動最愛大眾關注的,是09年至11年的事,擦身而過的人和事,就只能擦身而過,現在還在懷絤過去,訴說遺憾有什麼用呢?我想電影節想做的,不是要我們停留在過去,而是希望從一些過去的經歷和前人的嘗試裏,找到一些走下去的端倪。就如有朋友在映後討論分享他從支援組和村民的關係中,得到新想法,豐富了他對關懷學校工友的想像。而菜園村村民在映後討論的現身說法,令我知道菜園村並不是事件,而是一班應該繼續被關注和關心的生命。

我們還未與菜園村擦身而過。

================================================

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最後兩場鐵怒沿線(菜園村紀錄片)系列放映

  • 21/11(六) 2:30pm 唐三  三谷

  • 22/11(日) 2:30pm 唐三  菜園紀事及蓽路藍縷

詳情:https://smff2015.wordpress.com

影評:拋下的,何止是書包~看了【拋下恐懼上街去】之後

文:怡

Piacenza-1

猶記得幾年前,香港碼頭工人罷 工,平日閑人免進的貨櫃碼頭,忽然擠滿了罷工的工人、支援的市民和學生。一時全城熱話,蔚為奇觀。當時的一切,都如過眼雲煙,就如再之前的紥鐵罷工一般, 留下了部份工友在工會,部份工友繼續挨,部份人頂唔順轉行。事件中我印象猶深的一件事,是大班印傭工會的姐妹,用她們被中介公司七除八扣後、寄回鄉養家的 微薄工資,用她們每周唯一一天的假日,齊齊買支持工人罷工的物資,跑到碼頭去,說,我們沒有什麼錢,但我們有粥食粥,有飯食飯。記得罷工現場,工會一個大 男人,拎住咪,哽咽的聲音重覆一遍:有粥食粥,有飯食飯。

試想一下,如果事件中的罷工主角,換成了外傭姐姐,又或,碼頭內罷工的全是外勞,那情景又會如何?

看著[拋下恐懼抗爭去],腦中不免盤旋著這些問題。
同時,[拋下恐懼抗爭去]的片名,很難令人不聯想寺山修司的[拋下書包上街去]。如果說[拋下書包上街去]是第一世界中基本生活尚不成問題的青年們苦悶、反叛的表現;那麼[拋下恐懼抗爭去]內原住於第三世界的老中青外藉勞工,肯定一早便被生活所迫而拋下書包、拋下親人,離鄉別井到遠方做牛做馬,只為家人一點 温飽。

他們有來自阿拉伯、非洲、東歐的外藉勞工,在意大利各處,為全球化的物流業做最低層的零散工。這樣帶著完全不同文化和語言背景的工友,遇著無理扣薪、苛刻對待,又如何走到一起反抗?

反抗,可是冒著被炒,甚至工作簽證的風險。其中一間廠的女工會,更能集體反抗管理層以性騷擾作為管理手段的卑劣手法。這次大家拋棄的,是恐懼,重拾的,是尊嚴。

影片是老牌關注全球化下基層問題的labournet.tv所製作,曾參與製作的朋友亦會參與影後討論,關注勞工運動的朋友,猶不可錯過。

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還有一場:
14/11(六)7:30pm 唐三(上海街716號唐三樓)
https://smff2015.wordpress.com

如果有另一種可能,我們需要…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觀後感

編注:友好為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放映影片《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 II》,特別寫的影評。歡迎大家來參與觀映。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 II 放映詳情:

20/10(二)7:30pm 中文大學
05/11(四)7:30pm 香港故事館

關於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文:陶土

如果有選擇的可能,大概沒有人喜歡加班(可能到深夜),為份牛工失去健康(甚至性命),沒有時間與兒女友人相處,還要住豆腐大小的單位,租金佔去人工近半(或者供款延綿十年廿載)。我們都希望日子過得比較人樣。但是,選擇的可能可以從何說起呢?

十月某晚在中大文化廣場看了一部來自加泰隆尼亞的紀錄片,有關當地面對歐洲及全球經濟危機,遍地開花的另類生活實踐。所謂「另類」,其實只是跟我們在香港習慣的生活不同,從生產到交易,從育兒至成人教育,甚至貨幣和金融,他們都另闢蹊徑,開創可行的另一種模樣。譬如,他們有農夫意識到農藥對環境造成長遠傷害,棄用農藥,用生態友善的方式耕種。然後,有從事物流的人觀察到農夫花費太多時間處理農作物的運輸,決定協助有機農戶運送作物。然後,他們有大大小小的合作社,有的銷售有機作物,有的開辦所有成員平等參與的劇團,有的出售點子協助其他團體建立良好的溝通,有的胼手胝足合作育兒,有的集資成立強調社會責任和成員參與的融資借貸機構。一個有活力的社區的基本組成差不多都有,雖然似乎未見有第二生產,但已足夠令我嘆為觀止,欽羨非常。

《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1),不算是一部「好看」的紀錄片。個人品味而言比較喜歡那種刻劃常民的感性,用極大耐性與社區建立對話的影片;但是《可行的另一種生活》的可貴之處在於,它是一項未完成的研究計劃。研究團隊穿梭加泰隆尼亞十四個地方,做了七十個訪問,為要:

拋磚引玉,製造思辯,也為要令我們自家和全球各地一個看不見的現象,變成看得見。影片引發的回應、答案和討論令我們可以繼續探索。

因此《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是一個研究工具。不是一部已完成的、綜論式的和封閉的作品,而是一部尚在進行的作品。我們希望對所有人開放這部紀錄,無論大學裏外;因此把影片註冊為共享創意。(2)

影片按照社區的不同組成部份,把訪問分類為「另一種」生產、交易、金融、教育、通訊、藝術。全都是受訪者親述,簡單介紹她/他們正在做的事情,配以少量生活片段和硬照,還有簡單的旁白。一點也不精緻,但換個角度看,既然是一項未完成的計劃,是討論的原材料,簡單的結構其實有助觀者系統地構想社區會有的組成部份,再思考不同環節之間可以如何互相支持?現在回想,映後討論應該是影片更加重要的部份。遠在加泰隆尼亞的人們作了這樣和那樣的嘗試,他們是怎樣做到的呢?他們為了甚麼甘冒大險求變?我們呢?

若說最感動的,其實不是加地近乎全面的公社實踐,而是受訪者坦率的眼神。她/他說:我想是為了內心長久已有的想法,拒絕接受我的人生非得為着市場出售的東西打轉/為了不失去人類基本的東西/假如我想自己動手造自己的房子呢/為讓人們學會如何互相尊重。我看到,她/他們的實踐除了為改變自己的生活,更是出於對「人」的信念,她/他們正在奪回定義「人」的力量。加泰隆尼亞的人們互相支援,成立各式各樣的合作社,環環相扣。家庭可以奪回陪伴兒女成長的時間,農夫可以奪回留在田間耕作的時間,整天愛幻想的女子可以有時間構想新點子,愛好人偶劇的女子可以從日出到日落創作社區劇。這些東西都沒有市場價值,卻在當大家願意為他人付出時間和尊重後,回到有價值的位置。

香港近年越來越多人主張開挖另一種生活的實踐。青年歸田推動有機耕種,有人擺墟推廣有機和良心產品,有人開設二手物交換的網站或者擺檔,也有重視人味、自由定價的食店。把香港的情況對照加泰隆尼亞,我暫時想不到很多;可以看見近年的實踐亦不乏人文面向,強調人與土地的連結,保育本地社區文化,追求慢活細味。也有團體致力在基層社區實行永續理念,嘗試活用社區裏豐富的資源,成立互相小組或者合作社。但是,另一邊廂,學校教育不鼓勵人們自學,也不鼓勵人們與隔里鄰舍合作自助。我在老舊社區觀察到,上一輩的人不少憑着好奇心和強橫的生命力,身上總有一兩面板斧,懂得修理家電、木工、車衣,甚至砌磚造房。他們也很會找對的人幫忙,修屋去找會泥水的阿哥,車衣便要找街市開檔改衫的阿姨。一條街或一條村,湊湊埋埋,你幫我一點我助你一些,其實真的減省不少不必要的生活成本。我們這一輩的,面對着日漸收窄的生活選擇,如果真想要拓闊未來,到底要掙脫甚麼、爭取甚麼,才能奪回生活乃至人生的自主權?

註(1):片名《可行的另一種生活:向加泰隆尼亞致意II》可能會誤導大家以為有第一部,其實沒有。但歷史從來如洪流,加泰隆尼亞今日的實踐也有其社會脈絡。對上一部《Homage to Catalonia》是George Orwell的一部自傳式記述,有關他在西班牙內戰期間的經歷。加泰隆尼亞有深厚的安那其(anarchy)歷史,着重在基層工人之間建立通過教育和共同生活,建立自主的精神。

註(2):筆者譯。原文:We threw this project ahead generating debates and making an invisible phenomenon visible that grows at home ours and all over the world. The reactions, the answers and the discussions generated from viewed theirs allow us to continue investigating. Therefore “Homage to Catalonia II" is a tool of research. Not finished, conclusive and closed work, but a work in progression. We want this documental to be open to everybody, in and out of the university area, because of that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has. 影片的網頁見http://www.homenatgeacatalunyaii.org/en

友好影評:誰的新自由?

編注:友好為第十三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放映影片《勞工自拍:全球化地境》,特別寫的影評。歡迎大家來參與觀映。活動詳情如下:

影片簡介

關於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29/10(四)7:30pm 九龍佑寧堂 kuc space
01/11(日)4:30pm 深水埗公共空間
24/11(二)7:30pm 嶺南大學(房號待定)

文:趙傑鋒

湯瑪士費德曼早年出版了一本有關全球化的書:《世界是平的:一部廿一世紀簡史》,後來被譯成不同語言,膾炙人口。費氏循一個「分享」角度分析,在全球化下,不論貧富,各方彷彿都是贏家。尤其是「外包制」的普及,能把先進國家產品服務帶到發展中地區,從而改善當地人的生活,也能促進落後國家的發展。然而在《勞工自拍:全球化地境》中,當生產線往東南亞遷移,當地勞工的生活並沒有因此改善,他們每天過著日薪$2美元的生活,住在破舊的蘆房裡,生活並沒有保障。那麼,到底全球化帶動著什麼形式的「發展」?在跨國資本流動過程中,「人」的位置又在哪裡?如果「新自由主義」是當代全球化的催化劑,那麼「自由」,到底是誰的自由?

蘇門答臘島位於印尼西面,是其中一個出口原材料的地區。由於氣候適合棕櫚樹生長,植物油被大量提煉及出口。因出口量高,所以價格便宜,印尼政府、商家,聯同世界銀行密謀把生產專門化、系統化,一方面能提高產量,又能方便控制。這美其名是促進國家發展,但實際上卻是更深入的剝削。老人失去工作,勞工要負擔長達數十年的低收入合約,更沒有應有的福利與意外保障。同時為避免工人組織工會反抗,政府與銀行官商勾結,威迫利誘,以巨額貸款安撫勞工。如此一來,低收入勞工一生便要為償還貸款賣命。

這裡,也許問題不在「全球」與「本土」,而是在「空間」與「地方」之間。跨國資本流入固然為發展中國家帶來新科技和商品,另一方面要鞏固、加速市場運轉,搾取最高利潤,剝削行為似乎不可避免。資本跨越了「空間」的樊籬,但同時也摧毀了人倫為本的「地方」。當地的傳統、生活、習俗等全被納入到市場體制內。在片中有勞工每天帶同不受薪的兒子工作;有女性被迫放棄照顧家庭,每天噴灑有毒殺蟲劑;有年輕勞工甚至同時擁有數份工作,村裡只剩下年老婦女與小孩。每天幾塊錢,為的不是生活,而是生存。

有印尼工人說,在這高速流動的世界,他們並沒有位置。當我們陶醉在這全球化的花花世界時,我們是否看見了那群被遺棄了的人?